特别策划

业内人士表示:变频器是一个进入门槛低而上升门槛高的行业,而海利电子科技在中国的低端变频器市场上占据最大份额。雍根保留了海利的品牌,希望据此占据低端市场。他同时还获得了海利电子位于海盐的工厂,将丹佛斯高端变频器的生产植根于该工厂,从而使得成本的竞争力愈发明显。据悉,在丹佛斯入主后的时间里,雍根在中国成立的研发中心改善了原海利的产品线和生产技术,从而使海利普品牌的定位逐步走向中端。

当早来的竞争对手占据高端的时候,雍根选择了避其锋芒的迂回战术。如今,丹佛斯的变频器业务收入占到其中国市场的20%。由于近几年中国对于环保和节能的重视,变频器市场不断扩容,雍根不仅希望丹佛斯的高端产品能够大有作为,还希望能在2015年使海利普品牌变成中国中端变频器市场的第一名。

恰恰是“节能环保”在2010年再次点燃了雍根对中国市场的新“冲动”。只不过他的决策和中国流行的判断背道而驰。

“想到了就做,不做怎么知道不可能”。这是雍根小时候和父亲在非洲狩猎时学会的行事风格,只不过这一次他将丹佛斯太阳能逆变器业务推广到中国着实让人吃惊。

丹佛斯对于太阳能逆变器的研究始于2001年,借着意大利、丹麦、挪威等国政府对太阳能发电的重视从而在太阳能电厂、太阳能住宅和商用建筑上取得成功,在罗马和哥本哈根的哪些覆盖着太阳能电池板的建筑里,都有丹佛斯的太阳能逆变器将电池板产生的直流电变成人们可以使用的交流电。据估算,丹佛斯目前应用在欧洲各地的近8万台太阳能逆变器,每年减排70万吨的CO2。但是这个成功经验就一定适合中国吗?

前几年中国政府对于风电的大力推广让几乎所有的国际风电企业蜂拥着来中国淘金。但是太阳能在中国却是一个“雷声大雨点小”的行业。成本、并网、电力稳定、补贴等目前尚不确定的问题让中国的太阳能产业如同雾里看花。

中国的光伏产业“两头在外”,原料和销售都由欧洲和美国提供和消化。诸如无锡尚德等最早进入光伏产业的中国企业的中国部分也不过是充当了生产线的角色。而太阳能逆变器在中国也不是新鲜玩意,能够生产这种产品的中国电源企业也不在少数,只不过绝大部分的市场都在国外。精明的雍根未尝不知道这些现实情况,他这种让人匪夷所思的行为究竟意图何在?

文华对这些传统的观点不以为然。他在中国光伏行业里摸爬滚打了10年之久,目睹了中国的光伏设备成本逐年下降到40%的全过程。他原来在一家很知名的中国光伏企业里任职,那家企业的产品优秀,市场份额稳定,他过着比较自在的生活。“盘恒了好几个月,我最终决定来到丹佛斯任太阳能事业部的经理,负责丹佛斯的太阳能逆变器在中国市场的销售。”这个决定让他一下子忙碌起来,因为所有的客户需要重新开拓。但是他觉得自己的累和未来的前景相比不算什么。

Thomas对丹佛斯的太阳能逆变器非常看好,因为这种产品和市场上所有的太阳能逆变器不同,由很多小设备串联而成的它运输成本低,假如一台设备出了故障的话,根本不影响整体的使用,维护成本低。

然而好产品必须要成为好商品才能对得起企业的付出,在中国,这样的太阳能逆变器能有多大的应用市场呢?也许是2009年中国开始实施“金太阳示范工程”的举动让雍根嗅到了中国的光伏时代可能会加速到来的味道。在雍根的规划中,丹佛斯在中国的太阳能逆变器不仅要应用在商业建筑之中,要是想实现规模效应,就必须应用在数量很多、规模很大的太阳能电站之中。尽管补贴政策已经出台,但是庞大市场的形成却不是几年之间的事情。

但一些细节还是透露出了雍根的“算盘”。丹佛斯的光伏产业并没有新建厂房,其生产借用了海利普的车间,据文华透露:虽然已经签了一些订单,但是成品要到今年年底左右才能规模下线。也许这只是雍根的“投石问路”,毕竟没有太大的投资,即使最终失败,损失也不惨重。但如果中国的光伏市场当真蓬勃而起。这次的决定就让他占足先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