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是美军刽子手:在处决二战纳粹战犯时故意耍了个诡计

1911年6月5日,约翰·伍兹于出生在美国堪萨斯州的威奇托市,两岁时父母离异,由祖母抚养长大。他曾经考上了威奇托高中,但只上了两年就辍学了。

1929年12月3日,18岁的伍兹加入了美国海军。然而,几个月后他就因擅离职守而被捕。1930年4月,伍兹接受了精神病学委员会的审查,并被军事法庭宣判有罪。审查结果显示,伍兹患有自卑症,但并没有达到精神错乱的程度,最终,他还是被开除了军籍。

回到家乡之后,伍兹干过各种出大力的工作以维持生计。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之后,伍兹于1943年8月再次应征入伍。或许是因为人手紧缺,或许是因为审查不严,伍兹既往在部队中的“黑历史”,并没有影响他再次为国家效力。这一次,他被分配到了美国陆军第五工程特种旅第37工程战斗营的B连。

1944年末,改变伍兹人生命运的时刻来临了。在此之前,美国在欧洲战区对战犯进行的军事处决,都是由平民刽子手托马斯·皮埃尔蓬特和其他英国人员在英国执行的。此次美国陆军要公开招募一名士兵来接管这份差事。伍兹满腔热血地报了名,成为该职位的申请人之一。在接受面试的过程中,伍兹对面试官撒了谎,他声称自己曾是“得克萨斯州和俄克拉荷马州的助理刽子手”,在每个州都至少执行过两次行刑任务。面试官相信了他的话,将他录取了。

历史学家一致认为,伍兹之所以申请成为刽子手,并在面试中撒谎以努力谋得这份职务,是为了避免重返战斗岗位的可能性。伍兹主要的参战经历来源于著名的诺曼底登陆。1944年6月6日,他随大部队在盟军四个主要登陆地点之一的奥马哈海滩登陆作战,虽然他在激烈的战斗中奇迹般地没有受伤,但是他亲眼目睹了身边的战友们大批大批地倒下。惨烈的景象在他的内心产生了巨大的心理阴影。所以他才竭力抓住这个机会一劳永逸地逃离战场。

他在德国第一次处决战犯发生在1945年6月29日,当时他以谋杀美国中尉莱斯特·勒乌斯的罪名绞死了三名德国人。然后,在1945年11月10日,他又绞死了五名曾在吕德斯海姆参与屠杀美国空军的德国人。他的军衔也从二等兵晋升为了士官长,月薪在50到138美元之间。在行刑的过程中,他并未表现出任何的胆怯。在他看来,这差事要比上战场去冒死拼杀简单得多。

二战以后,伍兹回到了德国的兰斯堡,因为德国警察贾斯特斯·格斯滕贝格谋杀了美国飞行员威拉德·霍尔登中士而被绞死。正是在行刑任务中,伍兹引起了斯坦利·蒂尔斯中尉的注意,他当时正在负责选拔人手,为组织实施纽伦堡绞刑做准备。

二战期间纳粹犯下暴行之后,同盟国根据当时适用的国际战争法,在德国纽伦堡举办了著名的纽伦堡审判,审判对象主要包括纳粹德国在政治、经济、军事和司法领导层的24名重要成员。审判从1945年11月20日开始,一直持续到1946年10月1日。此次审判导致12名德国战犯被判犯有战争罪——其中包括纳粹党总理办公厅主任马丁·鲍曼,他被缺席审判。判决是绞刑,由伍兹来负责执行判决。

尽管纽伦堡法庭判处12人绞刑,但其中一人,赫尔曼·戈林在行刑前一天晚上服食氰化物自杀。由于当时鲍曼仍然在逃——据信他于1945年5月自杀,但直到1973年他的尸体才被发现和辨认——这导致其余10人被约翰·伍兹绞死。

1946年10月16日,伍兹在凌晨执行了对10名死刑犯的判决,使用了标准的吊死法而不是长吊死法,结果总共用时103分钟。事后,目击者和媒体质疑,由于战犯的悬挂空间长度不足导致他们有些人是被慢慢被勒死的,而不是很快死于颈部骨折。对此,美国陆军一直予以否认。但是《时代》杂志于1946年10月28日发表了一篇文章,”当绳子绷得紧紧的,战犯的身体疯狂地摆动时,从脚手架隐蔽的内部可以听到他们发出的痛苦的声。“另据报道,一名纳粹分子,陆军元帅威廉·凯特尔,用了整整28分钟才痛苦地死去。

不管外界如何评论,伍兹对于自己的任务完成情况非常满意。至于他是否故意耍了个诡计,以便从中获得心理上的满足,已经成了永久的秘密。在他的刽子手生涯中,伍兹被认为总共处决了92人。后来,他继续在马绍尔群岛埃尼威托克的第七工程旅服役。在那里,1950年7月21日,伍兹在修理一台工程照明设备时不慎触电身亡。也有阴谋论者宣传,他是被德国纳粹分子的后裔谋害致死,这又是一个未解之谜。(文/世界历史那点儿事)

hthcom

338 Post

Related Posts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