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斯瓦河畔的伤感传说:医生与死神合作结局太意外太难过了

在波兰美丽的维斯瓦河畔,曾经有一个偏远的小村子,有一个男孩巴图尔和妈妈两个人相依为命。妈妈在当地的富人家里做家务,巴图尔经常被妈妈带到富人家里帮忙干活,他很不喜欢。有一天巴图尔站在茅舍的门口,朝村里唯一的一条大路张望,看见一群男孩子背着包袱,里面装着各种书籍,他们要到克拉科城去上学了。“读书很忙吗?”巴图尔好奇地问那些同龄人。“如果你想获得知识,那是很忙。需要认真学习。”巴图尔并不是个勤劳的人,心里盘算着:“不论在哪儿都得干活儿。在城市里,比在这村子里更容易得到金钱和名誉。或许我能找到捷径。”他让妈妈准备好行囊,和那群孩子们一块儿去克拉科城了。

刚到城里的第二天晚上,巴图尔和学生们一起来到学校附近的一个啤酒店里,巴图尔看到在房间的角落里,有一个红砖炉子,里面正在烤一块儿硕大的羊肉。炉子旁边,有个人坐在一张矮凳上睡着了,大声地打呼噜,他身穿一件黑色长袍,当时的医生和学者穿的都是这种长袍。在啤酒店里还能睡着?巴图尔问店主人:“在你家炉子旁睡觉的那个人是谁?”“那是医生默迪斯,”主人回答,“他喝了点啤酒,就在炉子旁睡着了。”巴图尔的兴趣更浓了,要是能到这位医生家里当个助手就好了,这样就能比在学校里学得更快了。啤酒店要关门了,可是默迪斯还在熟睡中,店主人很着急,巴图尔就把医生送回了家,第二天默迪斯醒来,非常感激,答应了巴图尔的请求,让他在自己身边做助手。

巴图尔细心观察医生怎样行医,看他给病人用什么油膏,怎样擦抹,怎样包扎。看在眼里,记在心里,多少了解了一点医生看病的方法,居然以为自己没有费太多时间,就已经掌握了医术。在那个年代,医术和医药都不是很发达,再加上当时的人们体质都很强壮,一般的病很容易就能治好。巴图尔帮医生煎药,磨药粉,放血,心里特别开心,没想到这么快就熟悉了治病的方法。有一次默迪斯医生被克拉科城郊外的一个大贵族请去看病,走之前告诉巴图尔:“你留在家里,因为你学到不少行医的知识,要是有病人来,你就试着治疗一下吧。”巴图尔给医生深深鞠了一躬,问了一个很愚蠢的问题:“那治病的银币算谁的?我的,还是医生的?”医生突然觉得巴图尔还没给人治病,就想着要收银币了,太搞笑了!敷衍他说:“所有的银币都算你的。”

巴图尔开心极了,医生走后,他把医生的房子打扫干净,穿上一件宽大的长袍往窗口一站,等病人上门。不久,进来一位病人,耳朵疼得厉害。巴图尔朝病人的耳朵里看了看,装作很神秘的样子,嘴里自言自语说了一堆病人听不懂的拉丁文,然后竟然用吹风筒对着病人的耳朵里吹风,吹得病人两眼直冒金星,然后用草药敷上,就算是治好了。又过了几天,一个贵族夫人来了,说是气闷、心颤。巴图尔知道这个夫人和家里人的关系不好,就告诉她:“尊贵的夫人,您应该避开那些逆着您的意思办事的人。”巴图尔说,“建议你离开这座城市,您可以到乡下去。您早晚可到树林子里散步,去闻闻花香,去听听鸟儿唱歌。”然后给了她一些专门让人打喷嚏的药,心里想,只要她不停打喷嚏,就没有时间和家里人胡闹了。之后又来了一个病人,是一个很穷的农村妇女,巴图尔看到这个人,想起了妈妈,就不收钱,这个妇人感激万分。

巴图尔就这样治起病来,很快就积攒了一小箱子银币,这时医生默迪斯回来了。知道情况后,让巴图尔离开,因为按照当时医生们的风俗,一个地方是不能有两个医生的。巴图尔认为已经学会了医术,就踌躇满志地回家去了。在路上遇到一大片沼泽地,走过去非常危险,又没有别的道路,巴图尔正在为难,看到一个受伤的女人坐在沼泽边的石头上,原来她也想穿过沼泽地,扭伤了脚。善良的巴图尔就背起那个女人,刚走到沼泽地中央,那个女人唱了一首歌,周围的树叶,芦苇全都不见了,巴图尔吓得浑身起了鸡皮疙瘩。原来那个女人就是死神。

“你别打颤,别害怕,小伙子,”死神说,“你为我效劳,我知恩图报。”然后告诉巴图尔,当他去治疗一个患重病的人时,就会见到死神。如果她站在病床的尾部,就给他治病,他一定能康复。如果站在病床的前部,就千万别去治疗,因为不管怎么治,死神都要把他带走。商定之后,死神告诫巴图尔,如果违反了这个约定,自己就没命了。刚说完,死神就不见了。巴图尔浑身颤抖,战战兢兢回到故乡,开始给别人治病。很快,方圆数十里的人们都排着队找他治病。由于死神配合,每次看病,巴图尔总能准确说出病人能不能治愈,巴图尔很快成了著名的医生,他和妈妈也过上了非常富裕的生活。

但是他妈妈很清楚,儿子根本没有系统能够学过医术,现在能治好这些病人,都是因为全是一些小病。真遇到重病患者,就没有办法了。没想到一语成谶,一个傍晚,当地的总督派人来请医生立刻到总督府去,小姐突然病倒了。到了总督府,巴图尔来到小姐闺房里,床上躺着一个面色苍白的姑娘,只剩下最后一口气了,巴图尔突然对这个面色惨白的姑娘产生了怜悯之心,他走近床边,打了冷颤,死神就站在床头。按照约定,这个病人是治不好的,要被死神带走的。可是巴图尔于心不忍,请死神放过小姐。死神冷冷地对巴图尔说:“你要是遵守协议,才会治病。你性子急,理智少,太浮躁了。”巴图尔也不退让,趁死神不注意,强行把床调换了位置,小姐的病一下子就好了。

总督从腰带上解下装有金币的钱袋,送给巴图尔,巴图尔此刻心里想的,都是死神说的话,有些害怕。他从总督府出来,漫无目的走着,竟然走到了那个沼泽地旁。死神正在等着他,一起来到一个阴森森的石洞里,看到有很多蜡烛,有的燃烧得很旺盛,有的已经奄奄一息了。“这些烛光是什么意思?”巴图尔问。“这是人的生命之光”,死神说完,指着一个马上要熄灭的蜡烛对巴图尔说:“这就是你的!”刚说完,蜡烛就熄灭了,巴图尔倒在了死神的脚下。

hthcom

338 Post

Related Posts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