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点人物 高继胜家族财富尾声 莱茵达长三角地产漂流

随着莱茵体育将长三角6处商业资产挂牌转让,高继胜家族的财富故事继续淡出人们视线日,莱茵达体育发展股份有限公司委托上海联合产权交易所发布招商信息,拟转让持有的位于长三角的6处商业资产。

就观点新媒体了解,上述6项商业资产都是在高继胜高光时刻所拿,只是随着他在房地产行业的褪色以及上市平台的由盛而衰,“出清”与体育无关的资产已是必然。

在数年前接受观点新媒体专访时,高继胜曾提及,一位日本老师评价他是“非常商人,非常文人”非常商人,商人没做好;非常文人,文人也没做好,建议我专注做一件事情。

“通常情况下是这样,以前有很多企业家去写作,但是并没有成为专业的作家,到最后企业倒闭,变成不是文人也不是商人。”

高继胜已届七十古稀之年,一生喜欢文学与写作,做一个归隐田园的文人,或许是他如今想过的理想生活。

在莱茵达控股集团官网上,对于高继胜的评价,有一句是这样表述的:“在钱塘江畔长大的高继胜是个天生的弄潮儿,他伴随着中国的改革开放及市场经济的发展,踏浪前进,演绎了很多传奇故事。”

他下过乡务过农,当过兵扛过枪,办过厂经过商,当过官带过兵,做过记者留过洋。

“丰富的阅历,曲折的人生,使他成为一名优秀的企业家,策划人,文化人。”简介如此评价。

特殊年代造就了高继胜丰富多彩的人生,而在这么多片段中,最让其记忆犹新的还属与文学的不解之缘,也正是这一段“因”,奠定了后来许多“果”。

2015年秋天,高继胜在香港四季酒店明亮的落地窗旁与观点新媒体进行了一个半小时深入交流,他回想过往人生,最初的高光时刻是在12岁,这也使他后来与体育结缘,成为亦商亦儒的另类商人。

据高继胜回忆,小时候他逻辑思维能力比较差,但胜在语文领悟能力不错。因这优势受到语文老师鼓励,从四年级起就启发他写文章、投稿。

12岁那年,他写的文章被中国少年儿童新闻出版总社刊载,“稿子登出来之后的那份荣誉是轰动全校的。”

这份荣誉也鼓励高继胜继续在文学的道路上前行,在四年级到六年级期间,中国少年儿童新闻出版总社大概刊出了他创作的十多篇文章。

或许正是这些来自师长的鼓励,来自出版社的奖励,来自小伙伴的羡慕,让文学的种子在高继胜心中深深扎根,而文学也一度成为其命运的改变者。

“又因为语文老师是兼任教体育的,学校里会组织体育比赛,有篮球、乒乓球。对于篮球和乒乓球的喜欢是从那个时候开始的。”

“我从那个时候就热爱文学、热爱体育,亦文亦武,一静一动。谈到亦文亦武,一动一静,我觉得这是天人合一,是最好状态的表现。”这种状态贯穿了高继胜往后的人生。

做过七年武警,当过班长、领导,后来跨界做二清系统,再后来派到日本进修两年,回来一年不到,1994年高继胜就创立了莱茵达,而1993年底刚好是中国转型市场经济的时期。

如今大家都知道,上世纪90年代对于房地产而言无疑是野蛮生长的峥嵘岁月,也正是在这段“黄金时代”,弄潮儿高继胜也成为率先进军房地产的一份子。

2002年莱茵达集团受让原辽房天43%股权,成为公司第一大股东,随后公司更名“莱茵置业”。

莱茵置业的上市为高继胜在激烈的房地产市场竞争中增添了不少砝码,经过几年发展,他成为了人们口中的“房地产大佬”。

“早在莱茵达成立的第一天,我就发誓要把它打造成为上市公司。为什么?就是为了让它可以永续发展。”高继胜多年前的这句话曾被广为流传。

借壳上市后,莱茵达也与大多数房企一样,随着需求市场增长而走上高速发展阶段。

据观点新媒体查阅过往数据,莱茵达2001年度主营业务收入仅3721.68万元,净利润319.74万元,总资产3.54亿元。到了2014年,莱茵达营业收入达到峰值37.17亿元,归母净利润4300万元,总资产46.78亿元。

在这期间,上市平台莱茵置业于2007年宣布以4.41元的价格向大股东莱茵达集团发行1.3亿股,同时以发行股份为对价购买莱茵达集团拥有的优质房地产资产。

资料显示,这6处资产包括位于杭州的莱茵矩阵国际、莱茵旺角大超及旺角7号商铺以及莱茵知己;嘉兴市南湖区的嘉兴嘉禾北京城、上海市金山区东林坊以及江苏省南通市崇川区的莱茵濠庭。

其中,莱茵矩阵国际地块在2010年2月拿得,距地铁2号线月精装交付投入使用;总建筑面积80000平方米,共6栋建筑,商办属性。该项目彼时被视为“莱茵达集团回归杭州的里程碑之作”,打造申花CBD地标性建筑。

此外,同样位于杭州的莱茵旺角7号项目,则在2014年7月开售,地处杭州市临平开发区核心,总体量10万方,其中商业面积约6万方,涵纳物美大超和全沿街产权旺铺,是集休闲、娱乐、餐饮、购物、文化、居住等多功能为一体的城市综合体项目。旺角七号项目于2017年竣工交付,商业资产包含沿街商铺和旺角大超(东湖北路102号)两部分,于2017年7月正式开业。

莱茵知己项目地块则于2011年初摘得。2013年11月,莱茵达置业拟向包括控股股东莱茵达集团在内的不超过10家特定对象非公开发行不超过3.4亿股A股股票,发行底价为3元/股,募集资金总额不超过10.2亿元。该次募集的现金将用于余政挂出(2013)7号地块项目和余政挂出(2010)128地块项目,其中128号地即为“莱茵知己”项目。

事实上,当时莱茵置业的发展已开始显现颓势,选择以定增方式再融资,一方面得益于再融资的开闸,另一方面或许与莱茵置业自身需求不无关系。

数据显示,莱茵置业2013年上半年实现预售金额12.93亿元,对比2012年年销售28亿元,已经显现出业绩低点。并且,截止到当年6月39日,合并口径资产负债率达到82.23%,处于较高水平。

在该次定增方案中,亮点之一还在于莱茵达控股集团以旗下莱骏投资和嘉禾北京城商铺100%权益进行认购。认购完成后,莱茵达控股集团及一致行动人高靖娜(高继胜女儿)将持有莱茵置业57.26%的权益。

据公告显示,莱骏投资主要资产为莱茵达大厦,该大厦是一栋位于杭州西湖区的甲级写字楼,总建筑面积1.69万平方米,除集团自用的1308平方米外,其余均对外出租。而嘉禾北京城商铺是莱茵控股集团所拥有的以中高档居家市场为主要业态的综合性服务物业,总建筑面积1.59万平方米。

上海市金山区东林坊以及江苏省南通市崇川区的莱茵濠庭,则于更早获得,并分别在2010年12月及2012年9月建成。

除了莱茵矩阵国际为甲级写字楼,以及莱茵旺角大超及旺角7号商铺体量较大外,其余项目体量较小,多为社区商业或是住宅底商。

查阅2022年中期报告,莱茵体育房地产业务总共剩9个项目,出售了6个商业资产后,仅剩莱茵之星、莱茵体育生活馆及莱茵达大厦。

可以看出,在2015年正式转型之前,已是莱茵达的地产高光时刻,无论是项目开发抑或业绩表现,都走到了“最好时光”的尾声。

高继胜很早就看到了房地产行业转型的趋势,只是最终是否能够找到适合自身的方向则另当别论。

据统计,2015年以来有不少房企发布定向增发方案投入到“副业”,积极布局转型,尤其是中小房企通过定增并购集中转型的案例越来越多。

恰逢中国房地产进入白银时代,高继胜认识到传统的“武大郎烧饼”模式已不可持续,遂迅速开始转型。他说:“房地产形象地说就像武大郎,早上把煤炉、面粉挑出来,把烧饼烤好卖掉,这种模式并不可持续,但是还有很多开发商这样做。”

一开始高继胜并没有直接选择转型体育地产,他尝试涉足的新行业新业务包括航空业、农业、矿业、纳米科技、医疗保健等。后来,选择了金融业作为企业发展的另一主要驱动轮。

“过去我们资本市场很薄弱,现在资本市场是全球第二大体量,金融和金融服务行业必须是国民经济当中一个重要的平台工具。”高继胜解释。

直至2014年一季度,莱茵置业净利润出现大幅下降,同比减少350%,亏损2778.63万元。次年更名莱茵体育时,仍处于亏损状态。

2015年8月18日“莱茵置业”变更为“莱茵体育”,随后高继胜进行了一系列资本运作,尝试从投资、传媒、赛事、互联网、地产和教育六大业务展开布局。成立多家体育公司,涵盖投资、足球俱乐部经营、赛事运营、场馆管理、电竞、媒体转播等环节,并在冰雪等领域展开合作。

在高继胜看来,体育地产的前景非常广阔,因为按照“十三五”规划,我国人均体育面积要达到两至三平方米,而当时人均面积不足一平方米,因而还存有非常大的市场空间。

为实现体育梦,从2015年更名“莱茵体育”后将近两年多时间里,高继胜开始把房地产业务剥离出上市平台。

2017年3月还与杭州市桐庐县政府签署了战略合作协议,拟出资20亿元在桐庐县建设国际足球小镇;同年4月宣布,与家乡杭州市萧山区浦阳镇人民政府签署合作协议,双方将合作建设运营浦阳特色体育小镇项目,其中,特色体育小镇体验区将由莱茵体育自行投资或引进投资80亿元负责规划、建设、运营。

2015年,莱茵体育实现营业收入25.28亿元,同比减少31.99%;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亏损3.58亿元,同比减少933.42%;扣非净利润同比下滑近24倍。

事实上,转型后的莱茵体育并没有离开房地产本质,2016-2017年体育板块贡献的营业收入分别为1758.79万元、6991.12万元,仅占营收的0.46%、5.28%。

此外,莱茵达还相继出售绿茵置业40%股权、杭州房产等资产,套现12.12亿元,其中房产板块收回的资金近10亿元。

该笔收购最初计划用上市平台进行,最终高继胜和他女儿高靖娜以个人和家族名义,斥2亿英镑收购了圣玛丽足球集团80%股份,成为英超南安普顿俱乐部最大股东,也是该俱乐部史上第一位中国老板。

但这些并未给莱茵体育的业绩带来曙光,2018-2021年营业收入分别为7.03亿元、1.38亿元、1.40亿元及1.41亿元,归母净利润多为亏损,分别为-6112万元、2603万元、-7172万元及-9420万元。2022年上半年,净利润继续亏损。

2019年1月24日,他将莱茵体育29.90%股份标价13亿元,转让公司控股权,后由成都国资成都文旅集团旗下的成都体投集团接盘。

如今,高继胜依然是莱茵体育的名誉董事长,莱茵达控股集团持有莱茵体育9.09%,女儿高靖娜持有4.23%。

但于高继胜而言,这个平台一向只是体现其思想的平台,而并非是经营的阵地。他认为自己并不善于管理企业,这并不是自谦,而是对自我的认知:“我恰恰善于设计一个企业,说我是企业家并不准确,更确切说我是一个企业的设计师。”

以企业设计师自居的高继胜,在日常工作中不负责管理上的事务,只负责对企业的未来战略设计、架构设计、产业前景设计以及蓝图设计。

“不争第一,力争第二”是他的哲学格言,他是一个颇具传奇色彩的非常文人,非常体育人。

现在,随着长三角6项商业资产的出售,高继胜家族的财富故事将继续淡出人们的视线。